【文史】太平天国(8)英王陈玉成

简体  |  繁体

在太平军将士的心中,英王陈玉成“威名震天地,是天朝第一个好角色”。英王一去,军势军威也同时堕落。清人评价,英王容貌秀美,绝无半点杀气。其人谈吐风雅,和众人侃侃而谈,旁若无人。一旦征战,必能舍身拒敌,每每攻城陷阵,最先矫捷登先。曾国藩大叹,英王是汉唐以来最骁悍的统帅。

天王赐名 玉汝于成

陈玉成,原名陈丕成。14岁时随叔父陈承瑢参加金田起义,洪秀全见其忠勇,就取北宋张载《西铭》“贫贱忧戚,庸玉汝于成也”,为其赐名“玉成”。意思是,贫穷卑贱令人哀伤,但会像打磨璞玉一样,磨练你的意志,最终助你成功。

陈玉成从14岁跟随叔父陈承瑢参加太平军,列入童子军。童子军并不在太平军的编制内,乃是自成编制,由12岁至15岁的少年组成。在太平天国辉煌的战史中,这些童子军曾在多次战役中担任冲锋,屡建战功。在苏州太平军中服役的外国人回忆到,这些童子军训练非常有素。

据清军所说,太平军临阵攻城,常惯用童子军。这些童子非常英勇,不畏惧生死。并且手足轻便,往往登高陟险如履平地。太平军重挫清军后,这些童子军会率众穷追清军残部,由于驰逐迅速,清军残部无处可以藏身。清军供认不讳地说,童子军是他们的“心腹之大患”。

太平军攻武昌时,采用地道攻城术,待火药炸开城门缺口后,陈玉成等50名童子兵担任先锋,率众冲锋登城。武昌之战,陈玉成成为最英勇的少年英雄。

罕有将才 匹及赵子龙

1855年正月,陈玉成在九江打垮曾国藩水师,他乘胜追击,克复武、汉后,又奉命向鄂北进军。罗大纲阵亡后,东王杨秀清特地提升他补罗大纲的正丞相职位。此时,陈玉成已和威震清军的罗大纲齐名,也是众人公认的少年统将。

镇江一战,陈玉成被清军星罗棋布的炮船围困在江心,本是寡不敌众,但是却奇迹般的发生逆转,陈玉成冲出重重围攻,与守将吴如孝会合大败清军,最终解了镇江之围。东王杨秀清获悉战报,赞叹道:“陈玉成一身是胆,当年的赵子龙也比不上他。”

天京事变后,陈玉成被朝臣推选出来负责国事,洪秀全将其提升为正掌率,封他为成天豫,由他和李秀成专负军政。

1858年,洪秀全重建五军主将制,陈玉成被封为前军主将。同年11月,陈玉成联合李秀成,于三河镇大败曾国藩的湘军李续宾部,歼其精锐之师。曾国藩的胞弟曾国华哀叹道:“我军勇猛,但自三河兵败后,元气大伤。虽然多方安抚,相比昔日锋锐兵将,还是减色许多。”

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于三河镇大败湘军,歼其精锐之师。(网路图片)

清军将领胡林翼也供认不讳:“自三河兵败后,我军元气大伤。四年纠合的精锐之兵,却覆灭于旦夕之间。而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士也凋丧殆尽。”

1859年夏,23岁的陈玉成被封为英王,是继石达开后又一个让清军都钦佩的将帅。胡林翼说,太平军中最精锐的大军就是陈玉成率领的那支,其他不足为虑。

清朝学者方玉润说:不除陈玉成,两湖都难以安定。戴德坚在“蓬莱馆尺牍”中评价英王,带军作战骁勇杰出,是近世罕有的将才,他人难以匹及。

英王一去 大事俱不可为

1861年,坐拥重兵的李秀成没有按原计划和英王援兵攻打湘军,也没有率援军赶赴安庆助英王解围,导致英王于安庆城下战败,不得不退守庐州。在干王洪仁玕的战略部署中,湖北是头,安徽是腰,江苏是尾。庐州危急之时,李秀成沉迷经略富庶的江浙,未把安徽战局放在心上。以至湖北已失,腰腹再失,尾翼岂能独活?但李秀成拒不发兵。

曾受太平天国封爵的团练首领苗沛霖,此时再次投靠清军,为了向清廷表忠心,出卖陈玉成。苗沛霖派侄子苗天庆去劝降英王。苗天庆说:“叔父看清朝洪福过大,祈求英王同享大清洪福。”

陈玉成扔掉酒杯,指著苗天庆厉声斥责:“你叔父真是无赖小人!他就像墙头上的一棵草,只要风吹两面都倒;龙胜帮龙,虎胜帮虎。将来他连一个贼名也落不下。事已至此,本王只可杀,不可辱。”

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心胸度量早已超越一时一世的生死。(网路图片)

清军将领胜保升座,命人把陈玉成押上来。左右兵卒让他跪下,陈玉成挺身而立,勃然大怒:“胜保,你就是一小儿,是清朝的误国庸臣。本王是太平天国的开国元勋,三洗湖北,九下江南。昔日,你看到我就跑。在白石山下,我率军踏遍了二十五座大营,使全军覆没,你带着十多匹马抱头而窜。是我饶了你一命。如今,让我跪你?真是好不自重的物件!”

胜保讪笑道:“那你为何被我擒住了?”英王说:“我是自投罗网,岂是你的功劳?我今日即死,苗沛霖明日就亡。你还记得合肥官亭一战,你带二万骑兵与我大战后,还剩几个存活?”说完席地而坐。

胜保听后一阵默然,吩咐部下给他酒食,继续劝他投降,英王说:“大丈夫死则死了,何必饶舌!”

英王在自述中说,辗转大江南北,鲜有败绩。最终因为中计被擒,也是天意使然。

他说:“太平天国去我一人,江山也就失去了一半。我受天朝天王恩重,无意投降。由我率领的四千将士都是历经百战的精锐之士,不知是否还在?如果我犯下弥天大罪,纵使刀锯斧钺加身,都由我一人承受,与他人无关。”

1862年6月4日,陈玉成在河南延津县被凌迟处死,年仅26岁。干王洪仁玕获悉消息后,在天京悲叹:“英王一去,军势军威顿时堕落,全部瓦解!” 又叹:“自英王被俘,大事遂不可为。”

人生在世莫不看重生死,而英王天生的肝胆豪气,即使临刑前,想的都不是自己,而是那四千精兵和天国的江山。26岁的英勇年华,其心胸度量早已超越一时一世的生死;无法撼动的决绝忠贞也早已超越刀下的酷刑,肝胆俱裂的受刑之苦。

陈玉成征战11年,所战骁勇绝伦,他从童子军成长为大军统帅,21岁即负天朝大局之责至26岁命终。当时间的长河淘净寰尘滚滚浪沙后,英王短暂的一生,忠勇的坚贞终会是狂澜中闪烁的真金,光耀灿烂。@*#

责任编辑:苏筱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