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僧介绍:觉力法师

简体  |  繁体

日本占据时代,基隆月眉山灵泉禅寺、苗栗大湖法云寺、台北五股观音山凌云禅寺、高雄大冈山超峰寺,并称为对当时台湾佛教影响最大的四大道场。这四大道场的开山祖师,只有法云寺的觉力和尚,不是台湾本土出生,而是唯一自大陆航海东来的“中国和尚”。然而觉力法师却以其精严的戒行,与席不暇暖弘法育僧的愿行,感召了宝岛中部善信的护持与官府的鼎力相助,不仅在民国初期的二十年中,对岛内教界,发挥举足轻重的影响,其门下所造就的两百多位出家弟子,率皆禀承师志,固守以戒严身、弘法利生的家风,持续在台湾的佛教界,发挥作用。

觉力法师生于清光绪七年(纪元一八八一年),俗姓林,名金狮,福建厦门鼓浪屿人。父林月,母黄玉,师(本文专指觉力法师,下同)为家中独子;父母以盐业维生。据《艋舺龙山寺全志》第九章《僧侣――历代之住持》所载,知师“幼而聪敏拔群,其炯炯眼光,有射人之概。”师十六岁时(光绪廿二年,他元一八九六年),因班上同学生病猝逝,倍感人生病苦无常,遂于某日放学后,留言纸条予家人,即径自出走,飘然有出尘之志!师于鼓山街头游走了一天,遇到一名僧人;师既抱出家之志,便随该僧人至涌泉寺,礼方丈万善老人为师。留止该寺三年后,师乃落发受戒,法名复愿( 系曹洞宗“耀古复腾今”之“复”字辈),外号觉力,别字圆通,时年十九岁(光绪廿五年,纪元一八九九年)。越明年,师亲近该寺监院本忠法师,研习戒律,前后六年。师廿五岁时(光绪卅一年,纪元一九零五年),涌泉寺常住以师“戒行纯洁,若净莲之不染尘;禅学玄妙,理论圆通,若金质无处能没其刚”,聘请师担任监院一职。该年,师曾随本忠法师至南洋弘法,所得“福缘不下数万金”,为涌泉寺“略增润色”!

宣统元年(纪元一九零九年),师廿九岁,漫游东瀛与内地,考察大、小乘佛教状况;并初次渡海来台,住锡凌云禅寺(当时属台北州,现为台北县五股乡)、基隆灵泉禅寺,后归鼓山,奉命担任首座,翌年再任监院。宣统三年(纪元一九一一年),师于涌泉寺度化了一台籍斋教徒为僧,此年轻弟子,即后来促成师来台开山建寺、大树法幢的关键人物――妙果法师。妙果法师(纪元一八八四至一九六三年,桃园人,俗名叶阿铭)旋即因事返台,并与热心参赞兴建苗栗法云寺的刘缉光厅事,邂逅于凌云禅寺。

回顾法云寺的创建因缘,肇始于清同治年间(纪元一八六零年代)。当时因“土地之争夺,外来的汉民与原住的高山族之间,屡动干戈相杀。降至日本政府领台时,旧习依然。”是以大湖区垦植之先躯吴定新先生,为镇定民心,感化原住部落,令人人安居乐业,发愿于当地观音山构筑佛寺,安奉佛菩萨圣像,以收佛力加持默化之功!虽然定新先生愿未遂,即先行逝世,幸赖其昆仲、子侄之戮力以赴,终能克竟其遗志,获得官厅核准建寺的申请与地方善信的赞助。惟以未觅得适当住持人选,而迟迟不能动工!当年刘缉光,就是为法云寺的住持人选,而走访妙果法师。“二人一夕倾谈,建寺计划遂得以底定”,妙果法师决定亲返鼓山,力邀觉力法师来台,共负开山重任。

民国二年(纪元一九一三年),师应妙果之请,与吴氏兄弟之聘,拜别万善老和尚,再次渡海来台,负责筹划法云寺的兴筑事宜。是年四月,先行启建大雄宝殿;次年十一月完工,并举行落成典礼。因寺居观音山岭,“上接云霄,居此山上,宛如高超凡境的最高地菩萨――法云地”,遂以法云为寺名。佛寺创建后,汉民与原住民之向,干戈渐息,灾厉日弭,人们得以安家立业。当时曾流传“法云建而大湖平”之童谣,以颂美其事,威信佛法、辅弼教化之效,诚不可思议!“天下名山多属僧”,师自住持法云寺,即孳孳于法务之推展,两三年间,即宗风大振,“四方云集,闻风归仰之僧众,多达二百五十余人”,该寺被推崇为“空前之庄严道场”!

综观师自民国三年卅四岁,担任法云寺住持,迄至民国廿二年五十三岁圆寂,前后廿年间,全心致力于弘传戒律,培育僧尼,建寺安僧等菩萨行业;直至示寂前,师仍谆谆以培育僧材为嘱!师重视、弘护戒律之苦心,可从其于十一年中(民国七年至十七年 )举行七次传戒大会窥知一斑。师于《观音山法云禅寺菩萨戒同戒录》序文中,殷殷劝勉学人精研戒律,躬行戒法,以为人天师表,成就无上菩提之基,句句婆心恳切,能令顽廉懦立!

至于培养僧材方面,先是民国十四年(纪元一九二五年),师为塑造女众弘法人才,于新竹县香山壹善堂,开办佛教讲习会(为期六个月),首开宝岛为女众兴学之例。民国十六年,师于法云寺大讲堂创办佛学社;民国十七年,复于该寺后山创立“观音山研究院”,专事培养女众弟子。师为提升尼众弘法能力与地位,虽饱受毁谤委屈,却从不因此而气馁退心!

至若建寺安僧方面,先是民国十五年,师协助尼众弟子妙清,于中和创建圆通寺;接着在民国十六年,为徒众妙本姐妹等,建毗卢禅寺于台中后里;尔后在民国十八年,扶助徒众妙吉法师,于北投建立法藏寺。此三座道场,日后皆有可观之成就!

最后,谨择录师之轶闻一、二,以见其高风亮节之人格,与慈悲喜舍之情怀。师平日自奉俭约,律己精严,凡有所作,一以利济群生为念,尤擅“观机逗教,广度有缘,从不舍弃与众生种善根的机会。”至外地弘法时,为省却信众为其备餐之劳,师主动要求以自饭配咸开水,裹腹即可。居山修行,每天五堂功课,师皆以身作则,领众用功;二、六时中海青不离身,语默动静威仪庄严;“工作毕,一有空就拜佛、坐禅。”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每年除夕上午,师必亲自下厨,悉心营办年菜,以慰劳全寺两百多位住众,所谓:“脱却袈裟卷起袖,除夕之夜把菜做;大水缸中罗汉菜,慰劳诸师下厨来。”盛情无限,令弟子感怀不已!

民国廿二年农历五月廿一日,师示寂于台中毗卢寺,临终前,除任命妙果,接掌法云寺住持外;更嘱咐随侍在侧的弟子们:“山林收入,办佛学院,培植人材,不可挪作常住费用!”师毕生为教、为人之护法精神,感召了门下弟子承继其志,也因此成就了日后法云寺法脉流衍,遍及海内外的漪欤盛况!

(文据《高僧行谊》) @*

 

SHARE
Previous article中国高僧介绍:善慧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