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此乃真君子也!”

简体  |  繁体

一、乘人走后而议其非,吾所不为

李文靖,宋代人。朱熹曾经拜他为师。

李文靖新任参知政事,胡秘监前去道贺,伺机历数前任四位参政的过错,来吹捧李文靖。

李文靖参政,对秘监的这种行为,很不高兴,把他交来的那些状纸,锁入不用的箱中,说道:“我哪有那么好呢?只不过适逢其时罢了。乘人走后而议其非,吾所不为。何况这是为褒扬一人、而诋毁四人呢?”

二、保全忠烈遗孤

金朝大将郭斌,力守会州城(今甘肃会宁县),元朝命按竺迩(人名)攻下此城。郭斌战至粮尽城破,让妻儿全家,聚在一室,点火自焚。

郭斌家中,有一位女仆,从火中抱出郭斌的儿子,转交到别人手里,哭着说:“将军尽忠报国,能忍心让他绝后吗?这是将军的儿子,希望你们将他抚养成人。”女仆说完,她又自己转身,跳入火中。

元朝的竺迩,听说了这件事,深受感动,便让人将郭斌的孩子,妥善的安排收养起来。

三、乐善好施的沈尚书

沈诜,宋代的德清(今属浙江)人。官至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沈诜,对人忠厚和蔼。有一个士兵得了背疮,他亲自为其敷药,配药需用酒,而沈尚书正好要随皇帝去举行祭祀大典,怕这个小兵因贪酒而不服药,所以总要先为他配制好药,让他吃下后,才去执行公务。

有一次,沈诜的住所,被邻居小孩,偷盗得尽光,家丁将偷盗者送交官司。沈诜忙去找狱吏说:“他本是官家子弟,也是太贫了,才走上邪路,请宽恕他。”将盗者放归后,沈诜又送他许多钱米。

当地每遇歉收之年,沈诜即开仓平粜,发粮时,他亲自执斗,加倍量米给人。对待特困户,他必把钱悄悄塞在米中,以赈济他们。乡亲不认识他,但却相互传诵道:“那个穿青布衫的,真是好人,米给得多。”

四、奈何仇死者

李泌,是唐朝的大臣,位至宰相,封邺侯。

唐肃宗李亨与宰相李泌,有一次,谈起了奸臣李林甫(李林甫:唐玄宗时,官至兵部尚书兼中书令,被称为“口蜜腹剑”的奸臣),恨得要把他挖墓焚尸。李泌说:“您刚安定天下,仇恨死去的人,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又无法知道,更不利于德政。并且眼下起兵作乱者,都是过去我们的仇人。如果您这样做了,不利于仇人悔过自新。”

李亨听后,觉得有理,便不再提此事。

五、 “此乃真君子也!”

宋代京城樊楼旁边有一座茶馆,生意兴隆。一天,一位姓李的客人来喝茶,临走时,把一袋金子遗失在茶馆,回去后才发现丢了。他觉得茶馆里的人川流不息,这金子是肯定找不回来了,便不再过问此事。

数年后,这位姓李的人,又路过此地吃茶,无意中,对同桌的伙伴,又提起此事:“当年我在此地,丢失一袋金子,狼狈极了,差点儿回不去家。”

店主听了,过来作揖说:“你那时,是不是穿着毛衫,坐在里面呢?当时我拾到后,立即前去追赶,但你走得太快,我没能追上。只好暂时把它保管起来。只要你说的数,与我拾到的相符,即还给你。”

说罢,他们就一同上楼去,在一间小屋里,放满了失物,有伞、鞋、衣服、器皿等,上面均有标记,注明时间,何样人所丢,有僧人、妇女、官人等等。

店主拿出一个小包袱,当年所系的式样依旧,打开一看,里面的块数和斤两,与姓李的客人所说,完全一致,店主当即奉还。李取出一半金子,赠与店主,店主坚决不要,说:“我要是只重钱财的话,就不会告诉你了。那样做,我心里有愧,实为不安!”

这时,茶馆在座的五十多人,目睹了店主的这一举动,都双手抱拳,对店主表示敬意,他们情不自禁的说:“此乃真君子也,只可惜没有载入国史。”

(以上均据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SHARE
Previous article古风悠悠:宰相与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