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汉时关(三)

简体  |  繁体

吕后专权

“病榻问相”这个小插曲过后没多久,刘邦就驾崩了。十六岁的太子刘盈顺理成章的登上天子宝座,是为汉惠帝。与刘邦这个混混老爸不同,他的儿子们大多温文有礼,汉惠帝刘盈尤为典型,他既没有老爸刘邦的痞子气,也没有老妈吕雉的冷血,似乎不太符合通常的家庭状况。这一方面是因为刘盈天性善良,另一方面,大概是因为教导影响他的人,都是秦汉的一时俊彦,比如他的老师叔孙通,还有著名的“商山四皓”等。“人伴贤良品自高”,刘盈自幼耳濡目染的,都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他的思想自然也与之相符。

刘盈如果能享尽天年,而后,其子承父业。那么,大汉王朝就不会有孝文帝,刘恒能留于青史的记载,恐怕也就是一条讣告——“某年月,代王恒薨”。然而,历史没有“如果”,一切都在按照既定的剧本上演。刘盈无法正常的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因为他有个“虎妈”吕雉——许负所说的刘氏家族的劫数,也是造成刘盈人生悲剧的凶手。

刘邦一命归西,吕雉由吕后变成了皇太后,她若是像正常的中老年妇女一样,打打牌、跳跳舞,有空出去串串门,也未尝不是个安逸的晚年生活。无奈,吕雉“不折腾”她难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心理变态,所有心理变态的人有个通病——捕风捉影,今天说张三像“特务”,明天看李四是“间谍”,隔天又宣布王二麻子是“敌对势力”。遇到这么一个“主儿”,很多人,包括她儿子刘盈的人生难免变成“杯具”。

刘邦有个儿子叫刘如意,是刘邦的宠妾戚夫人生的。当初因为刘邦对戚夫人偏心,曾一度想换刘如意作太子。刘邦死后,刘如意在自己的封地赵国为王。以前的事本该时过境迁了,可是吕雉在这方面的“忘性”不好,她把刘如意从赵国召回了长安。刘盈知道自己“虎妈”的心思,所以他亲自到城外迎接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并且把他放在身边,同吃同睡,不给吕雉下手的机会。百密总有一疏,一天早上,刘盈出门打猎,不过离开片刻功夫,回来只见刘如意七窍流血的尸体躺在床上,这对于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弱冠少年是种什么样的精神打击啊?

“杯具”不只这一件,刘邦的儿子们遇到吕雉,下场大体相同。赵王刘如意被毒死;梁王刘恢被逼上吊自杀;淮阳王刘友被软禁活活饿死;燕王刘建虽然是病死的,但是他唯一的儿子却被吕雉派人暗杀了;齐悼惠王刘肥差点也被吕雉毒死,幸好被刘盈所救,后来主动割让自己的封地给吕家才逃过一劫,不过一番惊吓也去掉他半条命,没过几年就死了。

最让人无语的是,吕雉自己的儿子也是间接被她害死的。吕雉残害戚夫人之后,竟然召来自己的儿子“欣赏”现场。刘盈见到戚夫人的惨状,悲痛大哭道:“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这就不是人干的事,我作为你的儿子,不配治理天下。”刘盈大病一场,从此不理朝政,每天借酒浇愁,几年后郁郁而终。

刘邦的几个儿子几乎都死在吕雉手中,刘恒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存活下来,确是个异数,正如许负所言——为刘氏家族保留了血脉。

吕雉疑心自己的权力不稳,变态的杀害别人,未曾想却害自己的独子刘盈早逝,这也算是对她的报应,可是这并未减轻她对权力的感情。汉惠帝驾崩后,吕家的势力更强了,先后两个小男孩在大殿上顶着皇帝之名,吕后则是无冕女皇。好在吕雉感兴趣的只是那份手握大权的虚荣,骚扰的也都是政府高官,对平民倒没有什么影响,任凭吕后在朝堂上如何折腾,天下照样“民务稼穑,衣食滋殖。”(《史记‧吕太后本纪》)可是,人生苦短,总会到站,公元前 180 年,吕雉的人生也到了终点。

逢此变故,诸吕开始蠢蠢欲动了。此时,吕氏众人身居高位,封王的就有三个,其他高官就更多了,其中赵王吕禄、梁王吕产分别掌管南、北军(京城卫戍部队),吕氏家族貌似权倾天下了。而周勃身为太尉(国防部长兼三军总司令 ),却进不了兵营,吕家的势力似乎根本难以撼动,然而吕氏并非天命所归,无论表面看来如何强大,不过都是浮云。

代王继位

周勃/网路图片

郁闷的周勃去找丞相陈平商量对策,最后,找了个说客劝说吕禄到封国去享清福,吕禄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拱手把北军的兵符交给了周勃。但南军的兵符还在吕产手中,众大臣本没有太大的把握,然而,天意使然,此时的吕产,还不知道北军已经脱离了吕家控制,他带着侍卫,试图进入未央宫作乱,但是守护殿门的卫兵得到了陈平的命令,不许吕产进殿,吕产竟然著了魔似的,在宫门和殿门之间晃悠。

傍晚时分,周勃派朱虚侯带兵以保卫皇帝为名入宫,于是,在未央宫前上演了一出全武行。恰在此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把吕产的随从官员、侍卫刮的一片混乱,众人不敢再抵抗,吕产伏诛。吕氏家族的势力顷刻瓦解,一切都没有逃出许负的预言。

尘埃落定,众大臣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如今朝堂上坐着的那个少帝,并非汉惠帝亲子,而是吕后拿别人的儿子冒名顶替,放在后宫抚养,然后让汉惠帝认的儿子,为的是日后,无论继承皇位,还是封为诸侯王,都可加强吕家的势力。因而,于情于理,都不能继续作社稷之主了。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尤其在这种状况下,初经巨变,皇帝的位子如果空久了,“后果很严重”。那么,该由谁入主未央宫呢?

于是,一场主题为“该由谁作继承人”的“内阁会议”开始了。有人推举齐哀王刘襄,因为他是刘邦的长子长孙(汉孝惠帝是刘邦第二个儿子),而且,在这次剿灭诸吕的行动中,立了大功。结果,马上招来一片反对之声。原来,齐王的舅舅驷钧是个出了名的暴徒,这些年吕氏专权,大家都丢了大半条命,如果齐王当了皇帝,搞不好再上演一出驷氏专政,剩下的小半条命是铁定要交代了。

大家一商量,还是从刘邦的儿子里边找吧。刘邦有八个儿子,经过吕雉一番折腾,硕果仅存两枚——淮南王刘长年纪太小,而且他母亲娘家的凶悍,又勾起了大家对吕氏家族的“美好回忆”,最后,只剩下代王刘恒了。刘恒老妈那边没有什么家族势力,这原本是他的弱项,谁曾想,此时却成了他众望所归的一个重要理由。

如果魏豹没有背弃与汉军的盟约,魏豹不会命丧荥阳,薄羽苏依然是魏王妃,而不会成为薄太后;如果吕雉不是满脑子“羡慕嫉妒恨”,没有残杀戚夫人,惠帝刘盈不会英年早逝,刘恒不会有做天子的机会;如果刘恒母子不是淡泊名利的人,早被吕雉视为眼中钉,刘恒会和其他几个兄弟一样丢掉性命;如果齐王、淮南王没有强大的外戚背景,众臣依然不会公推刘恒继位; …….

只要一个如果成为现实,历史上就只有代王刘恒,而不会有汉孝文帝。可是,历史大戏的剧本早已写好,最后的结局早在神相许负的预料之中,此前种种不过是精彩章节的前戏而已。

上天的安排有时候很幽默,这个从未想过争权的代王,就这样戏剧性的被公推为下一任国家元首,又一次验证了老子的名言——“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

陈平、周勃派使者去迎接代王进京。这么大的一个馅饼从天上掉下来,刘恒当然不能擅自做主,他向左右大臣和郎中令(智囊团长)张武咨询,大多数人不赞成刘恒去吃这个“馅饼”。他们的主要意见是,京城新变,形势不稳,刘恒最好装病,观察事态变化。只有中尉(公安部长)宋昌力主刘恒不要犹豫,立即进京。

刘恒一时难以决断,只能征询天意,于是请人占卜,卜得大横吉兆,卜辞显示:“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意思是刘恒会称王,像夏启一样光耀祖先。刘恒说:“我已经被封王了,还做什么王呢?”占卜师回答:“这里的天王是指天子。”如此一来,刘恒不必担心安全问题,安心的带着宋昌、张武等人一起奔赴长安了。

群臣都到渭桥来迎接,刘恒下车还礼,周勃想和刘恒说点悄悄话,宋昌阻止道:“太尉如果要谈公事,那就公开讲。如果要谈私事,那么,为王者不受理私事。”于是,周勃向刘恒献上天子的玉玺符信。皇帝的“办公用品”是号令天下的,换个人也许一把就抢过来了,可刘恒却推辞说:“到我家再商量吧。”

到了代王在京城的府邸,群臣法理、义理、人情的说了一堆,总之,从各个角度阐述了刘恒继位的必要性。刘恒开始坐在东边的椅子上,推辞了三次,结果群臣跪求刘恒一定要继位。刘恒闪到北边的椅子上,又推辞了两次,颇有几分许由、巢父之风。最后陈平说:“我们众大臣仔细的考虑过了,您最合适,各路诸侯和天下百姓也都认为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您就别推了。”

汉孝文帝刘恒/网路图片

公元前180年,代王做了天子——后世称颂的汉孝文帝。(未完待续)@*

SHARE
Previous article秦时明月汉时关(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