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8)渔鼓简板慰婶娘

简体  |  繁体

湘子唱罢便走了,径直走到韩愈家门外。湘子坐在街上,把渔鼓简板敲拍了一番。窦氏隐约听见,说道:“韩清,这不是敲渔鼓的声音吗,怎么说找不到你哥哥呢?”韩清说:“那不是哥哥,是一个道童坐在门外的上马石上打渔鼓唱道歌呢,街坊上的老少都围着他听呢。”

窦氏命韩清把道童叫进来,向他打听湘子的下落。韩清见门外许多人,挨挨挤挤的伸头探脑、侧耳踮脚,都围着听这道童唱道歌。韩清对着他们说:“大白天的,你们连生意都不做了,倒都是聚齐了在这闲着。他靠着唱歌度日子,难道你们也靠道歌过活吗?”

众人见韩清这么一说,都四下走开了,只剩下湘子一人坐在石头上。韩清对着湘子说:“贼道童,你站起来,我是韩尚书府里的公子,有话问你。”

湘子一见是他,心道:“我当初在富阳馆读书,叔父见我自抱书包,怕别人笑话,就讨得张家的孩子张清,为他改名韩清,让他跟我一起读书。想来,因我出家修行,叔婶没有亲子,就抬举他像儿子一样。”见湘子没有理睬他,韩清就开口大骂,还准备叫手下人打湘子。湘子见他仗势欺人,就抓起地上的青泥,朝着韩清挥手撒去。

韩清气得跑回家,叫人去打湘子。窦氏见韩清一脸青泥,问他怎么回事?韩清说是道童干的,现在叫人把他抓进来,吊起来,打他一个下马威。窦氏呵斥他:“一定是你仗势欺人,打那道童,道童才敢拿泥撒你。还不快回去,再要生事,就告诉老爷了。”韩清忍着怒气儿,只好从命。窦氏转身叫仆人张千去唤道童进来。

湘子成就真身,故而早已换了容颜。为方便度化叔父韩愈,湘子来到昌黎县,变作了清瘦道童的模样。窦氏见了湘子,也没有认出他就是自己朝思暮念的侄儿韩湘。

窦氏问他:“出家修道有什么好?你既囊无宿钱,又钵无宿米,整日东游西讨,飘荡荡似浮云野鹤一般,饱一餐,饥一日,哪有在家快活?你小小年纪,就撇了父母妻小,就像我的湘子一般,只怕如今他也早已后悔了!”湘子说:“小道并无后悔之心。只为着要度化两位恩养我的父母,因此暂时离开洞府,到这里走一遭。”

因窦氏一直打探湘子的消息,韩湘就说,他下山之前,终南山的湘子写了一封家书,让他带给昌黎县的养父养母。说着韩湘就念起来:“幼年间,儿遭不幸,父母双没。多亏叔婶抚养遗孤,养育我十六青春富足年华。虽然娶妻芦英,但依旧撇了家眷,出家修行。如今算来已有六年多,每日趺坐修炼,心系洞府碧天。谨附此书拜覆,望婶娘万勿忧虑,万勿忧虑!”窦氏听完此书,顿时号啕大哭起来。

湘子见她悲伤,便打动渔鼓、简板,唱起道歌以宽慰她的思念之心。@#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