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湘子十二度韩愈(10)奉旨祈雨雪

简体  |  繁体

大唐皇帝宪宗,自从登基以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不料,最近两年大唐遭遇旱灾,雨雪不下,树梢生烟,民不聊生。

唐宪宗就问文武百官,哪一位愿领圣旨,到南坛祈求雨雪。韩愈自愿领旨,林学士也附议,愿领旨监坛。湘子在云端听得真切,心想:叔父岳父虽位高权重,但毕竟是一介凡夫,怎能祈得雨雪?只会白白浪费朝廷钱粮,让百姓辛苦。等过几日,我代叔父祈一场大雪,显一些手段给他看看,以便日后度他。

韩愈和林学士在南坛虔诚祈祷,昼夜虔心,已过了十二日,不要说下雪了,就连云,天上也都没有出现一块。韩愈越发忧闷,林学士也越发焦烦。要知道,他们可是当着皇帝的面立誓,祈不到雨雪,甘愿搭柴棚被火烧。

没有办法,只好张挂榜单,不论仕宦军民、行商坐贾、云游僧道,凡真有德行法术、会祈雨雪者,定率文武百官,礼请登坛。

东门外有个老儿,叫王福。他立在榜边,看明白榜文后,转身就回去了。恰好湘子抱着渔鼓,一路踏歌而来。简板上写着“卖雪”。王福走得心急眼花,忽然抬头看见湘子的简板,便拽住他,说道:“道童,你真的有雪要卖?卖些给我。”湘子说:“你真的要买?那就兑些银子,我便叫雪从天上飞下来,卖给你。”王福嚷道:“你这道人,想是疯了。这大旱的天,皇帝命百官在南坛祈祷了十多天,天上连块云都没有,你还敢说叫雪飞下来卖给我?你这不是在说疯话吗?”

湘子说:“我倒不疯,风云雪月都在我两袖之中。只怕那些官儿祈不到雪,唐皇到时发怒,他们谁也担当不了。”王福说:“既然你有如此手段,那就去南坛祈一天大雪。日后韩老爷上奏,让朝廷敕封你做个国师,为你造一所道观,这岂不是一场大富贵吗?”湘子说道:“我不做国师,也不造道院,只要韩老爷舍千万两黄金、一百串明珠,我就替他祈一天大雪。”那王福说道:“小师父,你没听说过瓶儿罐儿也都是有耳朵的吗?那韩老爷为官清廉,至今清清如水,从哪里得这么多的金珠送你!真是疯了!”

湘子说:“他既然清廉没钱,那我就做个舍手传名的事,只要他肯率领百官,一步一拜,请我登坛,我卓韦道人扬手便是风,合手便是雪。”王福一听,大笑几声,拍着手说道:“好,那我去禀报韩老爷,请你登坛。”王福吩咐街坊上的左邻右舍,好好款待道童,不要放走他。说完,往南坛疾步走去。

王福跑得面红气喘,刚到南坛,就一下蹲在地上。南坛外把门的官员,见到王福这般模样,便拦住他,问道:“老头儿,你急急忙忙跑这儿干嘛?这两天各位老爷都在斋戒,一应讼词概不受理。你白跑了一趟。”

王福气喘吁吁地说:“我不告状,也没讼词。只因朝廷洪福齐天,文武百官造化,感动得上天降下终南山的一位道童,来给我们‘卖雪’。他说登坛之后,扬手是风,合手是雪。小老儿不敢隐瞒,特地跑来禀告众位老爷,快去请他来做法事。”

把门官领着王福禀告韩愈后,韩愈一听也十分欢喜,就派锦衣卫官、旗牌官去请湘子。

韩湘随众人来到南坛,发现有三座门,中间高,两边低,旁边还有一扇小侧门。韩湘就问这是为什么?侍卫说:“中间高的是中门,也叫龙凤门,只有皇帝御驾才从此门进去,一年也只开一次。两边低的是文武百官走的甲门。”

韩湘说:“那今天,我应该从哪一扇门进去?”旗牌官说:“小师父,三座门都不是你所能走的。我领你从旁边那扇小门进去。”湘子说:“我出家人左肩青龙,右肩白虎,前有朱雀,后有玄武,怎么能走小门?你现在打开中门,我才进去。”侍卫一听大惊失色,只好去禀报韩愈。@#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