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三国桓侯猛张飞传奇演绎又一章

简体  |  繁体

湖南荆州有个彭好士,自他处畅饮而归,途中尿急,下马解手,那马儿就在路旁啃食青草,其中有细草一丛,青茸可爱,刚开了黄花,艳光夺目,可惜已经被马吃掉一半了。彭把剩余的根茎拔起,一闻,有异香,因此就顺手揣在怀中兜里。

再次上马前行,那马却一反常态,放开四蹄、风驰电掣、一路飞奔,心中颇觉快意,竟然不管归途不计方向,放纵马儿任其所之。忽见夕阳已将落入山后,才开始掉转马头,打算转辔而返,但是放眼一望,身处乱山丛中,并不知其为何地。

此时来了一个青衣人,见马扬蹄喷嘶、欲止又不停,于是代为握住马勒,说:“天色已晚,我家主人邀您今日就在此住宿休息。”彭问这儿属何处,答说:“阆中(四川境内)也。”彭大惊失色,因为就这么半天工夫,这马儿则已奔驰了千余里啦。接着又问您家主人是谁,说:“到了自然知晓。”又问贵府何在,答:“近在咫尺。”

于是青衣人代鞚缰绳疾驰而行,人马若飞似的,过了一山顶,见半山中屋宇重叠,夹杂着些屏障布幔,远远望去,有衣冠楚楚的一群人在那聚集,似乎等候着什么。彭到之后,赶紧下马相互拱手致敬。过会儿,主人出现了,长相气概威严刚猛,所穿巾服与当时人世间差异极大。

主人拱手对客人们说:“今天所有莅临的贵客,没有比彭君更远道而来的。”因此揖请彭先行,彭急忙谦逊致谢,不肯越众率先。这主人伸手握住彭的手臂强行拉扯,彭顿时觉得被握之处犹如上了刑具似的,痛得快折断一般,因此不敢再与他争执,就自动领先走去。

其余客人,如果还有相互推让的,主人或推之使其向前,或挽手引导他前进,这些客人一与主人肢体接触,立刻呻吟倾倒,似乎不胜负荷,因此一个个马上遵照主命而行,谁也不敢违抗。

就这样,大伙儿来到厅堂,只见布置陈设豪华炫丽。两人坐一桌,彭利用接待者安排座位的空档,偷偷询问主人是谁?回答说,此桓侯(张飞死后追谥桓侯)也。彭惊愕异常,自此不敢再开口,其他人也都静默无言。

酒宴开始,桓侯说:“我年年叨扰诸位亲朋贵宾,因此摆设此微薄筵席,聊尽我一点报答的心意。正巧远客莅临,彼此都属幸运才得相遇,我有个不情之请,说出来之后,如果你仍无法割爱,我也就不勉强。”彭请问是何物,桓侯答:“你的坐骑已具备了仙骨,非尘世之人所能乘骑驱策,我打算到马市上买匹好马与你交换,如何?”彭曰:“我衷心虔敬的奉献给您,用不着交换。”桓侯说:“理当报以良马,而且还赠送你万金。”彭赶紧离席伏地叩谢,桓侯命人扶起他来。

不消一会儿,个个酒足饭饱、筵席散尽,而此刻也已日薄西山,到处命人掌烛照明,于是众人起身告辞,彭亦告别。桓侯说:“你远道而来咋回去呀?”彭指著与他同一桌的客人说:“我已开口请求此公,暂时让我借宿一夜啦!”桓侯于是换了大杯,向所有客人敬酒致谢。又特别告诉彭说:“你怀中所揣香草,新鲜者吃了可以成仙,干枯者可以点石成金,七根草茎,得金一万。”说完即刻命僮仆拿出秘方传授给彭,彭又拜谢。

桓侯说:“你明儿个到了市场,请于马群中任意挑选其优良者,不必和他讲价,我自会给付的。”接着又告诉众人说:“远客归家需要盘缠,诸位若力所能及,多少给予点资助吧。”众客均点头称是。敬完酒即谢别而出。

路途中,彼此才开始互通姓名,与彭同座者为刘子翚。大伙儿同行了二三里路,越过山岭就看到了村舍,众人又陪着彭一块儿到刘子翚的住所,坐定之后,开始谈起各自应邀参加酒筵的奇异经过:

起先是村中年年举行社祭于桓侯之庙,斩牲口演优戏,如此沿袭下来成了村中规矩,其中刘子翚为主导者也。三日前,社祭才举行完毕,当日中午,各家都有一使者来邀请过山,再三详问,则言词吱唔、相互矛盾,但是情真意切而且催促甚急。不得已众人只好随行,过了山,见到亭台宫舍巍然耸立,大家不禁惊骇异常。将走到大门时,使者才老实告诉真相,说是桓侯请客,大家也不敢推辞。

使者说:“大家暂且集中在此等候,另外还邀请了一位远宾,马上就到了。”而那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即彭也。这前因后果说了出来之后,每个人都觉得惊怪连连。其中曾被桓侯捉臂推挽前行的人,都患了臂痛症,解开衣襟用烛光照亮一看,哇!手臂皮肤青黑瘀紫,彭看看自己也是一样。说罢,众人散去,刘即铺被与彭同宿。

天亮之后,村中居民争先恐后的来延揽招待异乡贵客,又伴随着彭到市场相马,十余日,相数十匹,可苦无佳种良骑,彭此时已心灰意冷,打算将就一下选个次级货吧。如此又再一次入市,瞅见一马,由骨相看来相当不错,骑上一试,感觉神骏无比,于是直接骑入村中等待,按一般情况,卖主都会尾随而至,可他左等右等,前寻后找,那人却杳无踪迹,似乎已离去。心中想起桓侯说会代他付账的话,无可奈何的与村人辞别,打算回家。于是村人各自掏腰包赠送些资金让他打道回府。

那马一日约行五百里,抵家之后谈起这次奇遇,没人相信。于是彭掏出兜里,从四川拔来的香草,人们才开始惊怪而取信。那香草久已枯萎,数了数,恰是七茎,于是遵照桓侯僮仆所传授的秘方点化,家境从此暴富。因此彭又虔敬的再次来到旧地,单单祭祀桓侯之祠,在庙前献牲优戏三日才回去。

想那《三国演义》里的张飞,长阪桥头挺矛立马,厉声大喝曰:“我乃燕人张翼德(张飞字翼德)也!谁敢与我决一死战?”连喊三声,曹操身边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曹操便回马而走……瞧瞧那威猛声势与刚直气节,死后虽归位成神,但那脾气、秉性、特性依然如故,照样威严刚猛,臂力惊人,稍被捉握则肤色黑青疼痛,因此人不敢犯。从这则传说中,也可以得知,这些神祇虽年年自然享有人间烟火,可总觉得吃喝多了问心有愧,于是会有张飞设宴回报之举,可见有失有得之理各层空间一以贯之。

--转载自正见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