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传奇:刘三妹(28)

简体  |  繁体

白鹤被处死,此事震动了整个苗国。但山蚂蟥没有任何收敛,正带领甘家寨的人向丹洲寨逼来,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通、通、通、通”,丹洲寨鼓楼里的大鼓敲响了,寨民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男的手持武器:长矛、大刀、弓箭;女的拖儿带女,一脸茫然,相互询问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心里明白,这个鼓是不轻易敲响的,除非有外敌入侵或山洪暴发之类的事。敲鼓者是丹洲寨的寨老,名叫谢德修,长得又矮又壮又黑,大家叫他“黑牛”。
“你阿爸呢?”黑牛指著一位带弓箭的小孩问。
“他生病了,我顶他。”小孩答,声音无比细嫩,那弓箭比他的身子还高。
“怎么是你来?你儿子呢?”黑牛问一位带大刀的老人。
“咳咳!去南丹买棉花了。”老人一边咳一边说。
“那你的孙子呢?”
“孙子也一同去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黑牛提高声音对大家说:“山蚂蟥的人已经到了板江村的三叠石,马上就要打进来了,不管什么事,我们先去阻止他们再说!”
大家纷纷应声,向寨外涌去。

所谓三叠石,是由三块大石头构成的一座小山,座落在板江村的一片平地之中,它是甘家寨和丹洲寨的交界。
要说打仗,丹洲寨的人并不怕山蚂蟥,一是因为丹洲寨是大寨,人多势众;二是因为丹洲寨有地理优势,该寨位于江中心,别人很难攻进来。因此,黑牛雄心勃勃地带领丹洲寨的人渡江东进,再会同在此等待的板江村村民开向三叠石,很快与甘家寨的人形成对峙局面,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山蚂蟥,带人闯入我寨来干什么?”黑牛开口就问。
“话要说清楚,这里是三叠石,我们还没有进入你们的地盘。”山蚂蟥厉声回敬。
“你们昨晚处死白鹤,大王已经震怒,他等一会就到来。”黑牛补充。
“嘿嘿!”山蚂蟥奸笑:“白鹤是在我境内犯法,按照寨规,他应该被处死。大王是管不了的。”
“但是白鹤是汉人,应该交大王处理。”黑牛理直气壮。
“别啰嗦!只要你们把刘三妹交出来,就相安无事。”山蚂蟥命令道,原来山蚂蟥是来要三妹的。
“什么?”黑牛惊奇:“刘三妹是我们远道来的客人,就算她犯了法,也由我们丹洲寨来处理,何须劳驾你们?”
“刘三妹与白鹤偷情,伤害伦理,违反寨规,按照我们苗人的法规,应予处死。”山蚂蟥好像在宣判。
“不行!就算她该死,也应该交给大王处置,刘三妹不是你们甘家寨的人。”
“她也不是丹洲寨的人,她是汉人,我要亲手杀了她,为我的弟兄们报仇!”山蚂蟥咬牙切齿。
“为兄弟们?报仇?”黑牛万般不解。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山蚂蟥的人中,有几个人是包扎了头、手的。丹洲寨的人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大笑起来,对方被笑得有点不好意思。
“哈哈!有谁会相信,你们那几条大汉,会被一个弱女子打得焦头烂额。”黑牛讥笑道。
“当然,她一个女人是不可能伤得了我弟兄一根毫毛的,”山蚂蟥灵机一动:“问题是有人帮着她,除了你们丹洲寨的人,还有谁会帮她呢?”
“没凭没据不要乱说话,不要以为我们丹洲寨的人是好欺负的。”黑牛严肃地说。
“那就只好让刀来说话了。”山蚂蟥大声说:“弟兄们!准备动手!”
两边的人都骚动起来,刀对刀,矛对矛,双方都很紧张,不敢轻易先动手,双方的寨老也不敢最后下“开打”的命令。
“山蚂蟥,你别忘了,我们比你们的人多。”黑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说。
“嘿!打架是靠勇猛而不是靠人多。”山蚂蟥也不示弱。
“如果说勇猛,那就我和你一对一打,不需劳驾别人。”黑牛提议。
此言一出,双方的人都欢呼雀跃,你一言我一语:
“好啊!你们一对一打,分出胜负再说。”
“你们两人打好啦,何必兴师动众?”
“一人打赢全寨赢,一人打输全寨输。”
“打就打,不过……”山蚂蟥有点心虚:“难道我们俩真的为了一个外来女子打吗?”
山蚂蟥的话音刚落,嘲笑声便此起彼伏:“为女人打架好正常啦!”“不敢打就不敢打啦!不要装蒜啦!”“少说废话,动手啦!”“丢我们寨的脸!”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声叫:“大王来了!”
大家让出了一条路,只见苗王骑着马,在几个人的陪同下,来到了两寨人群之间。

由于大王的到来,打仗的可能性明显降低,在远处焦虑不安的妇女们都松了一口气,开始向前移动。
“都是那姓刘的不好,她来了之后,男人们就整天想打仗。”一位胖女人说了之后,见没有人回应,又说:“如果我是寨老,我就把刘三妹赶出去。”
“也怪不了刘三妹,”旁边的瘦女人搭腔了:“都是甘家寨的人不好,这不选那不选,偏偏选那山蚂蟥当寨老。现在好了,大王亲自来解决。”
“山蚂蟥也不把大王放在眼里,我看他是想自立为王。”胖女人耸了耸鼻子。
“嗨!你们看,甘家寨的人开始退了,上天保佑!”瘦女人大叫起来。

只见甘家寨的人纷纷往回走,走在最后的是低着头的山蚂蟥。
很显然,双方已达成协议。
甘家寨的人走了之后,人群久久不散,苗王仍然坐在三叠石下默默不语。
“如果今天真的打了起来,是不是苗人历史上第一次为了外来女人而战呢?”苗王问。
“好像是。”黑牛想了想说。
“如果我今天把刘三妹逐出苗国,是不是苗人历史上第一次驱逐客人呢?”苗王又问,看来,驱逐三妹是甘家寨退兵的条件。
“肯定是。”黑牛不假思索。
“嗨!我很对不起刘三妹,”苗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随你们一道回去,我要亲自向刘三妹解释,然后派人送她离去。”
“但是,大王,刘三妹失踪一整晚了。”黑牛焦急地说。
“是吗?”大王惊疑地看着黑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