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卦杂记(149)—“不获其身,不见其人”

简体  |  繁体

  “艮为山”的卦辞曰:“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厅,不见其人”。“艮”者,
限止也。静也。稳固也又有安重坚实之意义。艮的“止”和“山天大畜“,“风天
小畜”的“止”在时间上是有些差别的。“畜”的止是在事情发生之后的一种强制
性的力止,而“艮”的止是在欲念尚未明发之前,一种人心安止的止,如果欲念已
生然后再想办法去阻止,那就是“畜止”而不是“艮止”。“艮其背,不获其身”
就是“无我”。我们所以会害怕担心名利的得失,那是因为心中有“我”,“我”
者,私也,人心之中只要渗和了私心,那无时无刻就会为自己在做打算,如果我们
能忘了自己,则又怎么会再去害怕担心名利的得失呢?“行其厅,不见其人”就是
“无物”,无物则外物不接,外物不接则内欲不生,也就是不会受到外界的诱惑,
不受诱惑则内欲无从萌芽。一个无我无物的人才能“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
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反过来讲,我们之所以不能安于止,完全就是因为
心中“有我”,“有物”。我们的心中如果被“我”和“物”二者占据住了,那我
们的心中才会产生了贪得无厌的念头,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已身的需求是有限的,但
贪婪之念头却是无穷无尽。就像陈水扁一样穷的只剩下“钱”,这就是无穷无尽的
贪婪之心在作怪的结果。人的五官接触到了外来的诱惑,如果不能去抵制诱惑就会
产生了无穷尽的欲望追求;目欲于色,口欲于味,鼻欲于臭,耳欲于音,心欲于贪。

  “老子”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伤)驰骋畋猎
(纵情玩乐)令人心发狂(神不守舍),难得之货令人行妨(行为败坏),是以圣
人为腹不为目(官能享受),故去彼取此”。简单的来讲;我们如果过分的去追求
各种官能上的享受,久而久之,官能就会因极度的使用而失去了正常的作用,圣人
只求肚子填饱和内心的平静而不去追求官能上的享受,是去物欲而求平淡宁静。彖
曰:“艮,止也,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

  艮其止,止其所也。上下敌应,不想与也,是以不获其身,行其厅不见其人,
无咎也”。这是说,“行”和“止”各有其适当的时机,止则止的意思是不失其时,
不失其理而已,所以“时止”则止固然是止,但是时行则行亦是“止”,天下事物
无不止其所该止之处,那是因为万物庶事都有其规矩范畴等级,故圣人之所以能使
天下顺治,非能为物作作则也,唯止之各于其所而已。艮卦的六个爻都是上下不能
相应;故上下敌应不相与也,因为是上下不应所以才能“无我”(不获其身),无
物(不见其人)。

  六五爻曰:“艮其辅,言有序,悔亡”。“辅”者,口也,面额也。在日常生
活中我们最应慎而止的就是言语。艮其辅,并不是不说话而是审而后言,既审则言
发有序,故悔亡。繁辞下传第十二章“闻言知人的六法”;将叛者其辞渐。中心疑
者其辞枝。吉人之辞寡。躁人之辞多。诬善之人其辞游。失其守者其辞屈,其间并
未提及善于拍马者,其辞又是如何的呢?可见自古以来,善于拍马奉承者,他们的
言辞是么的深奥油滑,故连古圣人都难以用适当的文辞来形容了。

  2009年1月15日早上,我收到“X”女士由德国送来的电邮,她说:“沈先生,
你好,我想知道我和再婚的男友是否八字相配?牛年的我无喜必有祸,可不可以用
婚姻事冲祸?男友的前妻总来找我麻烦,我命里牛年易受刀伤,我一直担心他的前
妻会跟我动刀,我要搬家还是移民去加拿大躲开这个问题女人”?后来在当天我就
回了她的电邮,我说:“我虽替人易占,但我却不相信太岁也不相信12生肖,这只
不过是一种迷信;一种民情风俗而已”。后来我用易占的方式回了她的问题。

  今天2009年1月22日年糕突然好奇的问我:“你不是从来就不相信风水的吗?为
什么突然把“世界周刊”连续刊登三期的牛年风水的报导看的这样仔细入神”?我
说:“是啊;你知道我是从来不相信风水,本命年,12生肖的,但我只是在研究那
些风水命理师为何做如此的预测,同时我也剪下了他(她)们的预言,到了2009年
底,我到要看看那些东扯西拉,含糊其辞的于测有多少是能兑现的…。有的说今年
是“雷火丰”,有的说是“山火贲”,有的说2009年美国的国运是“火风鼎”。不
出大事,风水命理师是一种说法,一出了大事有些风水命理师的预测就很“惊人”
了,有一位风水师他甚至把一些杂七杂八的人事物,及凡是可想到的统统塞进一个
方程式之内,灵不灵就要看风水命理师的真本事了,因为任何命理学都是人创造的,
只要是人创的就有一种基本的条理方程式,易占也不例外。条理方程式是死的,要
如何去灵活运用,要如何去配合时代的背景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一碰上突发的外来
因素,就会使预测失灵,就像2008年的金融风暴,在2008年年底初有哪一位风水命
理师曾预测到了会有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任何危机不是突发的,而是有微兆的,会
有事发前的潜伏期,而我们的风水命理却预测不出来,是不是千百年的方程式不管
用了?还是一直就是在穿凿附会?或是只按快落成的或是现成的局势来做一些延伸?
至于本命年”,人人只要把“本命年”看成为普普通通的一年,除去了一种心理障
碍,则本命年就是平常的一年。

  沈家铨 (Chia C. Sheng)
  联络﹕732-607-0916﹔310-869-0693
  地址﹕1A Sandalwood Ct. Old Bridge, NJ 08857-1904
  E-mail: [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