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卦杂记-漫谈易占(58)

简体  |  繁体


  (续)“山地剥”六三爻的爻辞是﹕“剥之无咎”。像曰﹕“剥之无咎,失上下也”。可见这次手术虽会顺利,但是对病情来讲不能根治,同时要防今年11月,那是因为在“山地剥”只有六三爻和上九爻是相应的,但不是“正应”。所以手术会成功,但是不能根治。更何况,一到“六四爻”,之卦为“火地晋”“晋”者,进也。故病情会加重。一到六五爻,之卦为“风地观”,“风地观”的大象为“艮”,“艮”有坟墓之像。

  2006年10月6日晚上,“A”女士打电话来问她丈夫的病情。她说﹕沈先生,我先生在去年中风了,你是否可以占一卦,看看他病情的发展﹖我起卦的时间是在下午5﹕21。得到的本卦是“山地剥”六五,六五爻的伏卦是“坤为地”,之卦为“风地观”。这是一个非常不吉的病占。(1)本卦“山地剥”是个老衰之卦,六五爻有如秋天里的黄叶,将掉而未掉。但六五爻的爻辞却是﹕“贯鱼,以宫人宠,无不利”。像曰﹕“以宫人宠,终无尤也”。意思是要如何去保住“六五”使它不至于像秋天的黄叶被凛风吹落。(2)伏卦为“坤为地”,全卦无一阳气,可见体力衰竭,按病情来讲,是凶多吉少。(3)之卦是“风地观”是个阴气渐长,阳气衰退的卦。“风地观”的大象为“艮”,“艮”有坟墓之像。从“山地剥”到“风地观”,期间的间隔数为61。我曾为了“61”这个数字在心里考虑了很久,如果当61天来算,则“A”女士的先生很难再拖个二三个月。如果按61个星期来算,则可能会拖到2007年年底或者2008年年初。最后我为了使“A”女士不要太难过,我只好说可能拖不过三年。

  2006年8月26日到9月12日之间,一位姓“H”的女士前前后后一共问了四个都是有关男女婚姻的问题。这次我自己也承认,我是犯了一些“先入为主”的大毛病。这对“易占”者来讲是最犯忌的。同时“H”女士滔滔不绝地讲了太多有关两位她认识的男士的背景以及和她相识的经过。9月10日早上“H”女士问我,她要想知道她和一位最近从“新加坡”回来的男士的感情发展结果。我起卦的时间是在10﹕13,得到的本卦是“泽雷随”九五,九五爻的伏卦是“雷泽归妹”,之卦是“震为雷”。九五爻的爻辞是﹕“孚于嘉,吉”。像曰﹕“伏于嘉吉,位中正也”。九五爻和六二爻又是正应(阴阳相合),之卦为“震为雷”是二震相叠,有“重”的意思。综合上述的资料,我对“H”女士说﹕“这个卦对再婚的人来讲,是很吉利的,你和那个从新加坡来的老美应当会有结果的”。

  后来在9月12日,“H”女士又问了一个问题,这次她只问“什么时候会结婚”﹖我起卦的时间是在9﹕16。得到的本卦是“天雷大壮”九三,九三爻的伏卦是“雷泽归妹”,之卦恰好也是“雷泽归妹”,如果问婚姻占到“雷泽归妹”,那是个不吉之爻卦,如果硬要结婚也可以,但是不能维持长久。如果从“雷天大壮”的九四爻来看,则九四爻的伏卦则为“乾为天”,之卦则是“地天泰”,对婚姻来讲是个吉利的爻卦。从“雷天大壮”到“地天泰”,二者间的间隔数是“41”,所以对“H”女士来讲,好的婚姻时期应该在明年七.八月份或者是在2009年底和2010年初之间。

  后来在十月份“H”女士打电话给我,她说﹕“和那位从新加坡来的男朋友彻底谈了之后,我发现他根本不会和我结婚,但是你说,我和他是会有结果的”﹖后来我又重新看了一次她的易占记录,也就是前文所提到的在9月10日10﹕13的“易占”,本卦是“泽雷随”九五爻,伏卦是“雷泽归妹”,之卦为“震为雷”。这次我的错错误就是犯在“先入为主”的毛病上,因为“H”女士把那位从“新加坡”回来的男士讲得太好了。况且“泽雷随”和“雷泽归妹”这二个卦都是“女子”以“喜而随”,是女子有目的地去追求男子的不正之卦。

  九五爻的爻辞是“孚于嘉,吉,象辞是﹕“孚于嘉,吉,位中正也”。这是说﹕相交必须是坦诚的,是没有条件的,只有这样的交往才能得到吉。所以如果当时我没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则“H”女士和那位从新加坡回来的男士,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结果的。经过这次的教训之后,以后我将切记绝对不可能有“先入为主”的这种想法,而是应该按卦理直断,更不可有怜悯之心渗入。同时,我也会杜绝去听太多的问占者自己自说自话的故事。

  2006年10月10日,有一位“W”先生来问婚姻,他说﹕“我结过婚,太太已经去世,我想知道我未来的婚姻状况……”。我说﹕“我起了卦之后再告诉你结果”。“W”先生一听我这样讲就急急地说﹕“什么﹖你起卦﹖你不用给我你的卦”﹖我一听“W”先生这样讲,我也被他弄糊涂了。我说﹕“你自己起了卦﹖你是不是要我替你分析你自己起出来的卦”﹖“W”先生说﹕“是,我在大陆学过一些易占,是用一个钱币连掷六次看阴阳起卦的……”。我一听他起卦的方法,我马上就打断了他的话,我说﹕“我十分不同意这种简陋的起卦方式。同时我也不分析别人起出来的卦……”。我的原因是,每一个人的悟性,天赋以及对“问占人”的感应不同,所以虽然是同一个问题,但是也一定会因不同的“易占者”而会有不同的卦爻产生。不同的卦就有不同的结果,所以算命占卦不在于方法,不在于XX的名号,而是在于结果灵不灵。所以我“沈家铨”占出来的卦,如果让别人去推算,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出来,同时我也不会去推算别人起出来的卦,那是因为人的层次不同,想法不同,对易经了解的程度不同的缘故。

  1998年9月30日,我请了一天假,把车子开去FIRESTONF保养。替我做这次保养的老兄说大约要两个半小时才会好。幸好我带了一本“大易萃言”,于是也只好坐下来打开慢慢的翻阅。后来有一位中年的老外,大概是看到我这位“道貌岸然”的老中,在这种声音吵杂的地方居然还可以悠然自得的看着书,于是他对“老中”处惊不变的定性叹为观止。接着他就有一搭没一呆地和我聊了起来,后来就聊到我手上的这本书。这本“大易萃言”共有三册,是国立中央图书馆在1991年2月出版的。“周易”这本书连很多中国同胞都弄不懂是一本怎样的书,遑论老外了,我只好虚于委蛇地对他说﹕“这是一本中国哲学又兼算命的书”。我本想早早打发他走了就算了,没想到他一听是本算命的书,精神突然一振,于是他问我﹕“你信不信命运DESTINY”﹖我是很信的,因为有二桩事就发生在我的身上及我的侄儿身上,唉﹗不是你该有的,有了也会失去的,你们中国人是不是也相信这种说法”﹖我点点头说﹕“我信这种说法,你不是从新闻中也知道,有很多中“乐透”的人到后来又变成一无所有的真实报导”﹖他说﹕“这是人为的,但是我的两个故事好像是一种天意……”。下面二则就是他对我讲的故事……(续)

沈家铨

  联络:(310)869-0693(8:30AM-4:30PM);晚上及周末(732)607-0916。
  地址:1A Sandalwood Ct.Old Bridge,NJ 08857-1904。
  E-mail:[email protected]